認識阿煉已經十幾年,他是社會底層的人,搬家多次,都是在鬧市商圈的邊緣角落,在光鮮亮麗的商場門面之後,其實藏著一群社會極端弱勢的人,看倌如果有興趣,里長可以帶大家去體會一下都市真相帶來的震撼!且說阿煉第一次被下逐客令的理由,是房東對他家的神明有意見,阿煉家裡的案桌上擺了12尊神明,因為每天香煙繚繞,把房子薰得黑黑舊舊的,房東很不高興,請阿煉走人。除此之外,房東可能認為阿煉這麼落魄,他家的神明應該沒 有很高明,得罪得起,索性連人帶神明一起趕走!之後阿煉搬到另一個社會角落,也是在另一家百貨公司後面,這裡他住得比較久,房東對他家的神明比較沒有意見,阿煉就這樣安然住了許多年。阿煉一眼失明,另一眼剩下微弱的視力,隱約可以看到人的輪廓,但看不清楚五官,因此他練就出「聽音辨人」的能耐。一生窮困潦倒,靠政府生活補助過活,50幾歲時,經人介紹娶了一個大他10幾歲的太太,沒多久太太生病,進入護理之家,夫妻有名無實,之後太太亡故,他又回到一個人。阿煉生性樂觀,環境再怎麼艱難,他每天還是笑笑,而且講話風趣幽默,妙語如珠,因此朋友很多,他不會寂寞。他出門得拿盲仗,里長問這樣過馬路不怕危險嗎?他說:「人家不會來撞我們這種瞎子啦!」這是真的,我跑社會新聞十幾年,里長又當了十幾年,處理過的車禍全是明眼人撞的,還沒遇到盲眼人發生車禍的,也許是因為小心吧!阿煉生性樂觀,卻有一事讓他非常過意不去,必除之而後快。有一天晚上他打電話給我,叫我幫他改姓,我聽電話那頭的聲音,嘴巴裡好像含著一顆丸子,八成喝多了,叫他別鬧了。幾個月後,阿煉又打電話給我,一樣是酒醉狀態,開罵了,「里長,你到底要不要幫我把姓改回來?」我不太想理會,但這是他第二次提出相同的要求,多關心一下好了,於是問道,「你的姓有什麼問題?」「我是兩點的凃,不是三點的涂,政府給我寫錯了!」我有點無奈,說道,「我看過你的身分證,是三點的『涂』,不是兩點『凃』,是你記錯了!」聽我這麼答覆,老涂越發憤怒,罵道,「如果我是三點『涂』,為什麼我姊姊是兩點『凃』?」我無言了,心想也許事有蹊蹺,明天到戶政事務所幫他查查看好了。隔天我到了戶政事務所,所有的電腦資料都顯示阿煉的姓是三點『涂』,而不是兩點『凃』。這下我有所本了,要再喝醉酒打電話來鬧也沒關係,里長不怕吵輸你,因為我有官方資料當靠山。大概大約一個月,阿煉又打電話來,這次是半夜,也是喝醉酒,他大聲咆哮道,「里長,我真的是兩點『凃』,不是三點『涂』啦,叫你幫我改,你都不幫忙,你這個里長是在幹什麼?」我按耐住性子,決定隔天到他家當面把事情講明白,希望阿煉適可而止,里長雖然不能有脾氣,但被鬧久還是會抓狂的!隔天到了阿煉家裡,請他把家裡所有證件都拿出來,一個一個比對,找了半天,發現阿煉的所有的文書資料全是三點涂,但有一張民國71年政府開立的身心障礙手冊寫的卻是兩點『凃』,有鬼!決定帶阿煉親自走一趟戶政事務所,有這張民國71年政府開立的兩點『凃』資料佐證,也許戶所有義務多花點時間,追溯更早的手抄本資料,把事情真相探究清楚。承辦人員翻找了所有的古老資料,發現老涂還是三點『涂』,不過再仔細一看,不對,是兩點。原來當年的承辦人員書寫時,為了耍帥還是怎麼,把『凃』字左邊下面的點寫成了一個「ν」,看起來像是三點。政府將身分證全面電腦化時,承辦人員鍵入資料時,阿煉的兩點『凃』就變成了三點『涂』!真相大白,阿煉改姓成功,跟里長抱在一起,流下歡喜的眼淚,之後內政部為此還拍了一支短片,宣揚政績。事後我常常想,阿煉改姓的願望,從一開始只是打電話向里長抱怨,之後意念越來越強,演變到最後,是半夜打電話向里長咆哮,為什麼?重陽節快到了,最近里長在發重陽禮金時,找到了答案。原來阿煉去年邁入65歲的法定老人年齡,今年66歲,他相信自己已經開始和死亡對話,什麼時候會走不知道,他一定要在無常來臨之前,把他的三點『涂』改回兩點『凃』,這樣將來才有顏面去見他在九泉之下的父母。這種意念叫做認祖歸宗,我完全可以理解為何阿煉那一夜會在電話裡對我咆哮。更多論壇文章 觀塘環評過關 身為環評委員「這是痛」 柯文哲為騙子提告 卻不願面對吳音寧 「豆腐渣」工程 ,「豆腐渣」式的起訴 為了這家餐廳,想再去台灣一次 原來是慣老闆啊 我以為是興大校長呢 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。有話想說?不吐不快!>>> 快投稿Yahoo論壇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成人無碼DVD光碟 線上免費試看短片a片 貼身性感 靓女黃片
創作者介紹

hfjfgjkfgjf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